面對痛苦與死亡的啞謎

Bible Study - 「聖經能使你憑著那在基督耶穌內的信德,獲得得救的智慧。」(弟後 3:15)
回覆文章
頭像
清溪
幼幼班
文章: 79
註冊時間: 2006.11.27 週一 1:31 AM

面對痛苦與死亡的啞謎

文章 清溪 » 2008.06.12 週四 9:47 PM

面對痛苦與死亡的啞謎~~胡淑琴


  人在生活中會遇到痛苦和死亡。某些時候,人可以找到歸因的理由,但在大部份的情況下,常常不容易找到令人滿意的答覆。面對痛苦和死亡這啞謎,已不是科學研究的對象,也不只是運用理性的哲學思考,這問題碰到人生命的本質和超越人理性的奧秘。
  你所想像或相信的天主是怎樣的天主?祂創造也毀滅,給予生命的同時,也賦予死亡嗎?難道祂喜怒無常,高興時就創造,生氣時就毀滅嗎?祂的「全能」可以如此隨興地使用?祂是否極權專治,人非得顫顫兢兢地臣服並事奉祂,否則祂就降災毀滅人和大地嗎?
  在人類對天主有限的認識中,我們可以用多元的形容詞來描述,例如:天主是「全能的」、「全知的」、「全真的」、「全善的」、「全美的」、「無限的」、「超絕的」、「仁慈的」……。但若歸納起來,天主最重要的特質應該是「生」和「愛」。天主是創造、賦予生命的天主,祂因著「愛」而創造、生養、照顧一切萬有;並非創造之後就對一切受造不聞不問,好似「自然神論」的主張一般。祂創造之後,祂的德能仍住在萬有內,繼續照養生息。
  然而,聖經中的確有天主懲罰、降災、毀滅、導致死亡的記載,我們人性中也經驗到罪、惡、痛苦和死亡的事實。既然天主是「賦予生命」的天主,是「愛」的天主,如何解釋毀滅與死亡?我們在此並不試圖給予圓滿的答覆,只單純地從基督信仰中的天主觀來看這奧秘。
  今日天主教的聖經學者較不傾向把天主解釋為會毀滅並給予死亡的天主。從萬有都是天主受造的角度而言,受造物質的毀滅或死亡,基本上是大自然節奏的一部份,人亦分享受造物固有的脆弱和必然死亡的本質。
  此外,人受苦和死亡之原因,亦有可能是人自己種下的因:例如沒有好好照顧保護自己的身體,不顧惜自己的生命,耽溺於有害的嗜好或惡習……等等。
  面對大自然中的「惡」,例如大地震、海嘯、人力不可抗拒的天災..。從創造的觀點來看,有些大自然的惡是自然運作中的一部份,例如:地震,其頻率自古以來並未明顯增加。天主創造萬有,祂也給萬有「自主」的力量,田間的百合、天空的飛鳥、四時的運作、地球自轉、天體的運行,一切都有其生命的內在力量和自主的秩序,天主不會隨意去干涉或改變受造萬有內在的成長和其主動性。
  不過,有的大自然的惡,則肇因於人類濫用了大自然的資源,造成了大自然的反撲。例如二氧化碳的增加造成臭氧層破洞和地球整體的溫室效應,也引發許多大自然的災害。至於地震或洪水海嘯,在今日所以造成重大傷亡的原因,有部份是因為建築結構出了問題,亦可能是人類聚居在不應當居住的地帶。土石流的肇因常與人類長期濫墾山坡、過度開發有關,大自然憤而向人類索回屬於自己的土地!
  因此,「死亡」或「毀滅」有許多成因,不能單單解釋為天主的「罰」,更不能認定天主濫用祂的「全能」恣意破壞,這將嚴重曲解了天主的本質。因為「死亡」相反「生命」,「毀滅」或「憤怒」則相反了祂「愛」的本質。這種說法是否在為天主開脫嗎?
  不,這不只是一種宗教上的「信念」,更是一種生活中的「經驗」。當我們深刻經驗到天主給予「生命」,存在性地碰觸到那生活的、純愛的天主,祂以無限的慈悲接納所有的人,容受一切萬有時,我們深信:天主的全能不能隨興使用,祂的全能必須與祂的特徵相符,亦即限定在「生」和「愛」上面,祂不能隨意憤怒、恣意降災、毀滅。因為祂不是死亡的天主,不是毀滅的天主,而是生命的天主,是創造與愛的天主。
  面對生命有的「死亡」,面對生命過程中會遇到的各種威脅,我們所相信的天主採用怎樣的態度?以色列子民經驗到天主是「歷史」的天主,祂親自進到世界和人類的歷史中,以無限的愛伴隨我們,一路和我們一起冒險、承擔,帶領我們不斷逾越;從封閉逾越到開放、從痛苦絕望逾越到希望、從黑暗逾越到光明、從死亡逾越到生命,彰顯出祂真的是賦與「生命」的天主,更顯出祂「生」的特點。
  我們在信仰上的挑戰是如何活出與生活的天主深度契合,不斷在平凡的生活中碰觸到那賜與生命的天主,體驗到祂的愛和永無休止的自我給予,進而以越來越深的信德相信祂,以越來越活潑的望德盼望祂,以越來越真純的愛德來愛慕祂..。這需要我們在祈禱和日常生活中加深對天主的一種默觀的態度。讓我們相互提攜、彼此勉勵,因為與生活的天主相遇、與生命之主的契合,會給我們帶來生命全新的轉變,這基本上是一份來自天主的白白恩賜。
  (作者為耶穌孝女會修女)


  關於天主的特徵,講論的中文專書或文章很少,要理講授者可參閱張春申著,《親愛的天父》,天主教牧靈中心—見證月刊雜社出版,民88年。
亦可參閱張春申主講的避靜資料,《大禧年留印》,光啟出版社,民89年。

回覆文章